暑假才刚开始没多久,芸琪的老公去国外出差了,她邀我和欣怡去她家玩,说是要亲自下厨请我吃饭,慰劳我这学期的「鼎力相助」。 芸琪家在一个4连栋大楼的社区,她住22楼,气派的客厅有超大落地窗和观景阳台,可以远眺不远处的高铁站和更远的群山,视野超赞。 芸琪今天刻意打扮,一件低胸荷叶边的短裙装,退去围裙後,一双美腿和高挑曼妙的身材曲线一览无遗,原本就白里透红、吹弹可破的肌肤,在午後光照下更显性感诱人。乳神学妹也不遑多让,来老师家吃饭却给我穿了件低胸又露肩的碎花洋装,两颗丰满的乳球不时在我眼前淫淫晃荡,看得我两眼发直。哇咧这对美女师生摆明了是来挑「性」的嘛,难不成您盃今天有机会享用美女师生丼?光是想像这旖妮春光的场面,我已经开始升旗致敬了啊啊啊啊。 芸琪的手艺很好,几道料理我们吃得赞不绝口,她又开了瓶红酒助兴,我们边吃喝边谈笑十分开心。师生三人心里都知道彼此的暧昧关系,一顿饭吃下来,免不了互亏,可说各怀鬼胎。尤其是欣怡,几杯红酒下肚,把我的风流史,尤其是室友美少女自组後宫的事都给抖出来了。芸琪听的一愣愣地,俏脸满是红晕,对我露出又吃惊又好笑的暧昧神情。我看着对面不怀好意灿笑着、胸前ㄉㄨㄞ ㄉㄨㄞ不已的乳神学妹,心里真是乱她奶奶波涛汹涌地靠您老师的ㄚ头蛋子的一阵暗骂啊。 用完甜点,芸琪领我们四处参观,在大得有点夸张的书房,我们翻看她收集了一整柜的原文精装本小说,在里面逗留玩耍了好一阵子。最後是喝得微醺的欣怡一直卢说要参观芸琪和老公「一起恩爱和睡觉」的主卧,芸琪抝不过她,便开了主卧门让我们进去。 主卧并没有想像中大,但有张特大的席梦思双人床,看来又柔软又舒服,已经有点喝醉,走起路来东歪西倒的欣怡一看到那张大床,便一声大叫,哇!好大的床喔,我要睡觉!……不管三七二十一便趴了上去,整个人便深陷入那柔软的大床,她的裙角飞扬起来,露出了蕾丝小内裤和浑圆可爱的屁股蛋,让我好好饱览了一顿乳神学妹的裙底风光。 芸琪看了笑笑地摇着头说,真拿她没办法ㄟ,不然让欣怡在这儿睡一会儿吧,阿育你跟我一起去厨房。 我帮着芸琪在流理台前清洗碗盘善後,芸琪边理着碗盘,半骂半笑地质问我那些风流事究竟是真是假。我心想您盃可是好……大的大学生,在美女老师面前怎能说谎呢,只好一五一十地交代清楚。我手洗着碗,却好像被洗脸一样咧,干,简直冏死了。 碗盘洗好,芸琪拉来小梯子,要把压力锅放回上方壁橱。我本来要代劳的,但她说不用。待她爬上小梯,才发现美人裙底春光可以饱览无遗。薄纱荷叶裙装虽有内衬,但在午後阳光照射下几乎是透空的,那浑圆的美臀,被一件白色蕾丝、镂花透空的小内裤包裹着,隐约可见美人蜜桃谷地的萋萋芳草。 这美景让我看呆了,忘了将压力锅递给她,芸琪转头见我定睛盯着她的屁股瞧,不禁又好气又好笑,手指扣了一下我的头:看什麽呢?这麽好看?说着把锅子接了上去。 「好好看…好美好圆的水蜜桃喔……」说着我蹲下身,向芸琪充满弹力的美臀伸出了魔爪,来回地爱抚着,喔呀那柔嫩饱满Q弹的劲儿啊!接着伸入臀腿之间,去轻触着美人最私密处,那触感既温润又滑嫩。我的魔爪入侵的如此俐落快速,芸琪根本来不及反应,她回头娇羞地嚷着:啊呦?阿育同学你在干嘛? 「老师,我想吃もも……」 「水蜜桃在冰箱,不在这里啦…」 「有啊…好饱满多汁的一颗呢…」 「啊……不行……不可以……」 我拨开美女老师私处的内裤丝布,按住那柔嫩的蕾珠轻轻地揉动。感觉芸琪偷偷地在发抖,不一会儿淫水就汨汨流出,眼看丝布就快变透明了。我索性把她的裙子撩得更高,嘴巴凑上美人小穴,放肆地舔舐起来。芸儿被我舔吮的又羞又痒,情慾的火焰被我整个撩起,她双手抱住我的头,按耐不住地呻吟起来。 我抽掉她的裙装腰带,拉下背後拉链,芸琪顺势优雅地让裙装滑下肩头,她双臂揽胸,包覆在白色蕾丝奶罩下的乳峰呼之欲出,眩人的乳浪左右晃荡着。我拉住她,细细地欣赏着这个到手的美肉娘。既然已被脱了个半裸,芸琪也就不再扭捏,她大方地挺胸昂首,骄傲睥睨着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我,那衣不蔽体的俏模样真是既性感又淫荡,让人想狠狠抱起她疼爱与蹂躏一番。 「我的美人芸儿老师,你真美……」您盃口水都快流满地了啊靠。 「大色狼…光天化日下…把人家脱光光……」 「我还没脱完呢……」 我将她从梯子上抱下後,芸琪将我推开,我後退靠在中岛台。她自己解开了奶罩,两颗白腻的酥乳蹦出,全身只剩下小内裤。这件内裤镂花透空,高腰斜切,尤其是包覆着甜美屁股蛋的镂空蕾丝,将她翘臀曲线凸显出来,简直完美无比。这美肉娘让我看得眼花撩乱,口水直流。我的俏芸儿媚眼如丝,盼着我那话儿,伸手解开了我的裤头,把我早已高高昂起的大肉棒给掏了出来。接着蹲下来,用小嘴含吸住大龟头,这不知羞耻的美女骚妇就在自家厨房里舔吃起男人的大肉棒了。 美人儿津津有味地把我的大肉棒吃得又湿热又硬挺,好一会儿,她抬起头给了我勾魂的一笑,手里却拿着不知什麽东西,随即俐落地把它套上我的大龟头,原来是个保险套! 芸儿起身,小嘴在我耳边吐气如兰地说:「Happy but also safe, okay? …你这坏人……上次…直接…射人家里面……害我担心死了……回家後还跟老公要了一次保险…」 「啊…这……」我暗谯在心里,您盃最不喜欢穿雨衣了啊。 「来啊,你不是要吃水蜜桃吗?快把吸管插进来……」 芸琪娇笑着转身,让我欣赏她的曼妙肉体。我急色地拉下她的小内裤。芸琪娇笑着又闪又跳,结果还是被我强行脱下。美人儿转身到冰箱前背对我,将俏脸贴在冰箱上,诱人的蛇腰款摆着,一双美腿齐开,踮起脚尖,蜜桃美臀高凸翘起,臀缝下的小蜜穴时隐时现,召唤着我进入探险。 「哥哥……还不快进来……?」 美人儿在向你讨干了,这时不干还算男人吗?说干就干管他流血流汗!我挺着穿雨衣的大鸡巴到她身後,大龟头嘟住她肉片分毗的地方,好个小淫妇,小穴口已是水渍一片,我握着大龟头在阴唇上轻轻地沾上蜜汁,滋润我的凶器也挑逗她的情慾,美人儿浑身轻颤着,那搔痒难耐不只要人命,还会搞出人命啊。 「插进来…把大肉棒…插进人家小穴里……干我…哥哥…干我……」 「来了…哥哥来罗…」 我将大龟头抵在那可怜的小穴口,接着挺腰,啵滋一声,大鸡巴进了一大截,芸琪不禁娇呼出声。我忘了这美屄超紧,直把大龟头往花心推进,但那紧窄的花径,仍像我初次肏她时那般地紧凑,命根子被膣肉紧紧包覆,像被吸咬住不放,让人又痛又爽到骨髓啊。我只好缓慢而稳定地将大鸡巴持续深入推进,慢慢地深顶到花心最深处,下身的交合处传出了噗嗤嗤的淫声闷响,肏得跨下美女不禁噘唇咿唔娇吟着,肏您老师的真爽啊! 「唔…好深…好棒……快动……」 「不行!」我故意逗她,让大鸡巴停住不动。 「哎呀…快动嘛…快插人家嘛……哥哥…」芸儿开始撒起娇来求我。 「不行,你叫什麽名字?快说……不说哥不干你……」 「林芸琪……人家叫林芸琪……快……快干…我……人家……痒……」 「林芸琪,你这小贱人……老公不在家…你就讨客兄……」我故意羞辱她。 「…我是骚货…我是bitch………啊…不管…人家小屄好痒……快干我…嘛…」 「舒服吧?」我在芸琪耳边问着。 「……唔……」 「告诉哥哥,舒不舒服?」 我将大肉棒向外抽出一半,再往前插入,连续几次的活塞抽插,插得芸儿私处淫水流溢,插得美人欢快地轻唤:「哦……好舒服…好棒………」 「叫我老公……叫老公用力干你……」 「老公……老公…用力干我………」 「哥哥老公的什麽棒?」 「鸡…鸡巴……昂…哥的大鸡巴最棒了……啊……」 「有多棒?」 「…好棒棒……强棒……永远的第四棒……啊…」您老师咧,原来芸琪和我一样也是棒球迷啊。 「伊娘的你…这…小贱屄…小娘皮…看我一棒击沈………」我用力地将大鸡巴一锄到底……感觉大龟头已撞入花心最深处,被吞没进美人的育儿子宫里……我稍稍抽出,又全力肏进,强大的冲击力直把美女老师奸的大声淫叫。 「唉吆…昂…昂…撞到…撞到心坎了…昂…啊…又…又撞到了…啊…好舒服…好厉害啊…哦……亲爱的…干死我吧……我是你的……是你的……」 我卖力肏着这个又骚又美的少妇,弹力十足的美臀随着我的抽送啪啪啪悦耳的肉紧声,伴随着她甜腻的淫叫声,干得舒爽透顶。我边干边抱住她的翘屁股,一边抽送着,一边推她走向客厅,话说这场面还真他娘的有够淫荡啊。 我们下身相连相干着走到大落地窗前,芸琪双手扶住了门框,我先停下来让她休息,俩人站姿保持不变,我俯身和芸琪脸相贴,她略略斜过脸,用眼尾瞪我说:「大色狼在学校欺负老师不够,现在还欺负到人家家里来了……」 「芸儿爽不爽?……」 「…爽……爽死了啦………唔…人家还要…还要嘛……」芸琪不依的扭着腰肢。 讨干讨成这模样,看来,这美女老师被我的大肉棒肏的,已经完全没有羞耻心啦?呵呵。 芸儿小穴真是不可多得的名器,比小妖精的屄更小更紧凑,大鸡巴的进出带动花径上无数细致的膣肉皱摺,顶到最深时,花心就裹围着大龟头,黏着他不让他离开,要用力抽拔才能将它退出,可是一路上还是被吸附着,好不容易等到退至洞口,随即忍不住回插,芸儿甜腻荡人的娇吟声便又响起,蜜汁浆液潺潺流下,在她的美腿上湿腻成一片。 「……昂…昂……再多一点……啊…昂…」 「芸儿你的小淫屄好湿啊…好多汁啊…是不是好想被哥哥干啊?……」 「人家……整天都想被哥哥干……上课的时候……小屄都湿湿的呢…昂……」 我将大鸡巴猛力的深肏进花心,芸儿的两颗粉红蓓蕾被干得压贴在玻璃窗上。我一手捧着翘臀,一手搓揉着嫩乳,胯下凶器也不再怜香惜玉,狠狠地干着,把个美人儿直往死里干。 「昂…昂…哥哥…干死我……干死芸儿……」 被我狂乱地前後刺戮着小穴,芸儿一对白嫩的大奶在玻璃窗留下团团奶印,如果有人,比方说不远处大楼上的工人,用望远镜看到的话,肯定是会性奋到强烈勃起的吧?一想到可能会被偷窥,您盃就他妈的更兴奋,如果再把芸琪的小穴给压在玻璃上,自备望远镜的看倌应该就能清楚看到我的大鸡巴是如何进进出出着这美女老师的小鸡迈吧?那你是会想掏出棒子来边看边自慰,还是冲过来参一脚呢?哈哈哈? 芸儿被我从後面拉住手,被干得只能用脚尖站着,又圆又翘的美臀高高地撅起,我在美人儿後面插小屄插的正爽呢,忽然听到背後一声: 「猴??捉奸在床?捉奸在床?被我捉到了?猴??」 「啊……欣怡醒了啦……」芸琪又羞又急,慌忙用手遮住脸,一手想把我推开。 「唉呦??芸琪老师,阿育学长,你们老师学生的两个大白天就这样在家里偷人,是当我死人啊……」 我的大鸡巴此时还深插在芸琪老师蜜屄的花心里呢,那紧度那深度那爽度……我根本(不想)拔不出来啊…… 不过第一时间闪过您盃脑子的是:您老师咧,这里哪里有床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