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十四岁那年的夏季学假,母亲因为有一宗楼房的交易得到大陆的海 南岛去接洽,便决定同时也带我去,顺便到那儿探望亲戚。 本来是预订了酒店,住那儿住上两个星期的。然而,母亲的那位堂哥 在机场接待我们之後,说什麽也要我们住他家,硬硬把订约好的酒店 房间给退了。母亲推辞不过他的好意,也就不客气地答应了。 这可是苦了我啦﹗我是个非常怕热的人,而这位堂叔的家别说是冷气 机,房间里就连一台风扇也没有。 就在我到此处的第三天个夜晚,我正独自儿在房间里一边看着书、一 边吃零嘴。由於空气实在太炎热、又闷,身上的汗越流越多,於是便 脱去了衣裤,光着身子只留一条内裤在身上,这样就清爽多了。 我看的这本破旧黄色小说,是今早偷偷地在堂叔房里的一个旧纸箱里 「搜索」出来的。我靠在枕头旁,看着书里面的情节。书虽然旧,但 还蛮有挑逗性的,里面的内容,恰巧是我偏好的近亲强奸故事。 我躺在床上翻阅着,越看越觉得血液沸腾,内裤里头的那根肉棒早已 经挺硬起来,於是就急急把手伸进抓着它上下套动着,并幻想书中剧 情里的姐姐害羞时的表情,真是差一点没让手把肉棒的外皮给磨破。 我幻想着有一个正值发育顶峰的亲姐姐,她有着一付好身材,似乎可 以感受到她臀部的丰满。我撩起了她的裙子、而她一屁股跨坐在我身 上;面望着她在疯狂摆动的背影,我可以想象她脸部销魂的表情,心 里真是悸动良久,肉棒更是坚挺起来… 在我这个年龄的少年,对伦理的情结本来就很薄弱。而我一向来对近 亲即产生了好奇。由其那些年纪较我大的姐姐、阿姨们最爽,她们淫 邪的姿势和表情、丰硕的好身材,有时真让我难以控制。每一次瞄窥 她们那坚挺的胸部、浑圆的屁股,真令我恨不得地想猛干她们,那怕 一次也好。 「喂…喂…阿庆,你睡了没啊?…」?? 正当我欲达到高潮之际,突然听到苗苗姐姐的声音在门外关心的细声 问着。她是我堂叔三个女儿之中的老二,今年正值双十。她在读完中 学後便一直在附近的皮革厂工作。 都已经过两点钟了﹗嗯,苗苗姐姐一定又是值夜班刚回来,看到我房 间里的灯还亮着,过来敲个门看看我是否睡了。我昨晚没关灯就睡着 了,但起身时却发觉灯已经关了,肯定是有人在我睡後进过来。他们 屋内的房门都没锁头的,连浴室也如此,想必是海南岛上的特色吧? 这房间原本就是苗苗姐姐的。她是因为我的到来,慷慨地把房间让了 给我,暂时过去和她小妹共寝的。所以就算她偶尔进来拿些东西也不 为奇。想到这里,我立刻平躺在床上,闭着双眼装睡… 苗苗姐姐又敲了敲门,还是没反应。 「这麽晚了,阿庆弟弟应该也像昨晚那样睡着了吧﹗」苗苗姐姐心里 打转着,於是就开了门走进来。 「吓﹗…」她惊诧着一抖。 她没想到我竟然半裸着身睡觉,甚至还把手伸进了内裤里。这种难看 的睡姿令她红了脸。一个女儿家看见没穿衣服的男孩,而且那个被内 裤覆盖着的部份还鼓鼓的勃起,就算我在她眼里还是个小男生,她的 心还是激汤了一下。 「这孩子,真是的﹗」她抒了一口气。 苗苗姐姐往衣柜里替我找了个毯子,正预备为我盖身子。这时候,我 故意地转了转身,内裤里的手也牵动着裤头,把它拉下到内腿则部, 有意无意地使内裤半露出暗红的膨胀肉棒。 「啊﹗」苗苗姐姐惊讶着。 她细声地唤了唤我,我故不作任何的反应。只见她便小心翼翼、轻轻 地挪动了我的手,直到我的身子摊开来,那一根龙棒竟雄挺挺地暴露 在外。充满魄力的暗红色龟头上,还渗出一些透明的汁液。 她很慌张,连我半张着眼瞄窥着也没发觉。她心里此时应该是想着该 不该替我把大鸡巴塞回进内裤里,可是这种事又羞死人了。她脑海?? 矛盾地混乱停了几秒,终於还是伸下腰去抓了那根东西。 热热红涨的肉根,在她手里握着时居然还不时地绷直的颤动着。她也 稍微了解男人的这种情形。正当她要拉上我的内裤子时,抓住那根的 手突然感到有一阵压力从那里抒发,只见我下体正在抖动,龟头上有 一点白白的润滑液体开始流出。 她突然把目光扫射在我脸上,我虽然立即闭上了眼睛,但想必她已经 发觉了我在假睡﹗ 「难道阿庆是故意要我去碰他的肉棒吗?也许是他正值小男孩最旺盛 的年纪,想这些想昏头了把﹗然而,对我而言也实在是太荒唐了…」 苗苗姐姐开始疑惑自言着。 望着我粗黑的那话儿正抖动挺立着,苗苗姐姐竟然悸动了她孤寂已久 的心,正在这暗暗的夜深里头,欲做出一件胡涂事。 只见她转了身,走了过去把灯给关了,然而站立在我床边,缓缓地脱 去了身上的衣物。在这只有月光照射入的昏暗房里,我索性放肆地睁 开大眼凝视着。 哗,她柔软诱惑的身材真是令人怦然心动,乳房的曲线配合着丰满的 臀部,对此刻的我而言真是视觉上的莫大享受。 「哼﹗看你怎麽消受得了?」苗苗姐姐脑里打转着,似乎想戏弄我一 番,然後看看我的反应。 她突然跪倒在床前,用手抓住我的那根肉棒,猛用口含进去并使劲地 舔吻着,还用手指搓揉着那红的发涨的龟肉袋。 「喔…喔喔…」我有了兴奋的反应,在苗苗姐姐嘴里的肉棒,抖动得 更大、勃得更硬了,竟不住地呻吟起来。 苗苗姐姐似乎很满意这样的效果。然而,男人的反应总是比女人快, 尤其是面对这突而其来的艳遇。在苗苗姐姐口中的肉棒不久便令她感 到口里黏黏的了。 「啊﹗怎会这样…真没用﹗唉,始终是个孩子。还没两下子就…」她 觉得有些的意外及失望。 我此时也不再继续装睡了,立即坐起身来。苗苗姐姐有些茫然,但并 未感到十分讶异,似乎她知道我会有所行动。 「喂!我平时…可不是那样的啊!只不过…今天在你的挑逗下,感到 特别的兴奋,才会…会如此的…」我有点气愤地面对¨她细说道。 「什麽﹗我挑逗你?嘻嘻…你当我不知?是你故意地在引诱我触摸那 条动西啊!」苗苗姐姐笑说着,并敲了敲我的头顶。 我哼了一声,便立即爬起身来,奔跳到电钮开关旁,把灯给开了。这 时我才看得清楚苗苗姐姐的裸躯。她正打开大腿间跨坐在床上,鲜红 色的阴部正映照在我的眼前,露湿软软的阴肉还有黑绒绒的阴毛夹杂 着,真是人间美景啊! 「嗯!怎地把灯给开了,弄得人家…」她害羞地不知该说些什麽。 我既兴奋、又感动,连忙走了过去坐在她身边,凝视着那令人垂涎的 花芯。那神秘花园里,不仅有那种使人兴奋的淫猥感,还相对的有些 新鲜的性感,使我的胯下物骚痒,又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 我忍不住了,把她压倒在床上,猛然地打开她的大腿,她害羞地撇开 了头。我握起那再次勃挺的肉棒,触弄着苗苗姐姐肉缝的开口,然後 又在她臀部的凹陷部位摩擦以寻求她能提高兴奋感、享受性的共鸣。 我擡起头看她,只见那双大乳房正在上下起伏,显然地她亦觉得兴奋 非常。我就在这时机轻轻地压到苗苗姐的身上。 我感觉到她在用力吸气,身体并有些殭硬。然而,没过一会儿,她便 开始扭动着被肉棒接触的下腹部,口里的香舌,也不时地伸出来在红 唇边打转着。 我双手揉搓着那富有弹性的乳房,把粉红色的乳头含在嘴里吸吮,下 体的肉肠不停地在她的阴唇口外摩擦着。 「啊…唔唔…噢…」她断断续续的发出了哼声,并用力仰起头。 她的一只手企图掩着双眼、另一只手的手指则放入嘴里,泫然欲泣的 样子。这一切看在我的眼里,真是诱人啊!我的身体逐渐下移,用双 手和嘴唇爱抚新鲜的裸体。 苗苗姐姐忍不住地翻身俯卧。 我─看到高高隆起的圆润肉丘,即涌出虐待欲,就这样在她屁股上舔 啊舔,并不时地举手拍打着它,把本来雪白的屁股打得一片通红。 舔了一阵子的屁眼,我便把头摆在苗苗姐的双腿间,双手分开肉缝。 「啊!不…不要!」她用双手掩脸哀求道。 我知她口是心非,继续地撩弄着。她那像张开嘴的肉缝,湿湿地有如 漏出尿水,在肉缝上端出现珍珠般的粉红色阴核。其下的花瓣,像在 呼应苗苗姐姐的喘息,微妙的蠕动。 我的嘴不再闲着,使劲地压在肉缝上。意外地,苗苗姐姐并没有发出 任何声音,只是屁股不停在扭转摆动。 我似乎闻到轻度的尿和汗混杂的味道,但并非令人讨厌的味道。一想 到这就是女人的味道时,我更为兴奋,猛烈地用舌尖压在她阴核上转 动。这时,她也不禁发出断断续续的哼叫声,屁股上下或左右地扭动 得更加剧烈… 「啊!不行了!要…要泄了…」苗苗姐姐发出啜泣声。 只见她双手一会儿抓在枕头上、一会儿把手放在嘴上。突然,发出惊 慌的声音,用力仰起头,一波波的温热淫水从她阴道里涛涛地喷洒而 出,把我一张靠在她阴户外的脸蛋都给射得湿答答,黏涕涕的! 「哈!姐姐你达到了性高潮,也该轮到我了吧?」我笑着坐起来,抱 起露出兴奋表情的她说着。 我的肉棒早已经抖抖的振动着了。我轻巧地压在仰卧着的苗苗姐姐。 她那原本露出陶醉的表情,在我将下身摆入她双腿之间时,立刻变成 紧张的表情。 「嘻嘻,我会轻轻的插进去的…」我一面说、一面握着龟头,在肉缝 上摩擦并缓缓推进。 苗苗姐姐感到兴奋,双手抓住床单,身体殭硬。而我则继续用龟头在 肉缝间推入而进,她这才发出哼声,忍不住似的扭动屁股和蛇腰。 我的龟头继续滑入,慢慢挺进、抽出。苗苗姐姐不停的喘息,还是有 点儿紧张的样子。没一会儿,我就在那窄小的肉洞里猛然狂飙。随着 刺破感,苗苗姐姐皱起了眉头。她只能身体颤抖,却不敢发出淫荡声 音来,怕惊动屋内的其他的亲人。 「姐,爽…爽不爽啊?」我汗流满身、气急败坏地问着。 她濒濒点着头,只咬着红唇,不说一句话。 我越抽插越使劲,肉棒不停地在紧缩的阴壁内摩擦着,龟头也不时地 挺到子宫口端。 「爽啊!爽…爽…用力,快…快…」 由香露出既痛苦、又欢腾的矛盾表情。她用力地摇头,双手紧紧抓着 床单,身体向上左右地挪动,急促的呼吸声中发出细微浪哼声,然後 配合着我的抽插动作喘息。 我继续做那强烈的活塞运动,同时向下看;肉缝里进出的阴茎湿淋淋 的,而且带有红色血丝。嗯?不可能吧?难道这竟会是她的第一次! 我感到很激动,并投以苗苗姐姐温慰的眼神。 然而,我并未慢下了行动,反而更为疯狂地上下冲刺。我的阴茎在苗 苗姐姐窄小的肉洞摩擦时,快感也越来越强烈。 大鸡巴在她那个的湿热和紧密的穴洞里,让我感到十分爽。晃动的女 体和肥大的屁股对我而言,真是官能的莫大刺激。那一抽一插的猛退 猛攻,肉感在下半身提高,速度愈加快。苗苗姐姐也因为提高了兴奋 快感,屁股上下的动作也更加大,在经过一段时间後,我终於爬上高 潮的颠峰… 「啊!嗯…姐…姐…我…我要射了!」 「不,别…别射在里边!」她听後,露出恐惧的表情摇着头求道。 我不再留情,更把自己的虐待狂表露无遗。在猛烈抽插开始射精的同 时,急忙拨出肉棒,快步跨到苗苗姐姐的头部,将涌射出的精液,摇 洒在她的颜面上,还有一些渗入了她稍稍张开的口内。?? 「呜… 呜呜…」过後,我们两人互相拥抱着,并共同哼出了累声。 苗苗姐姐轻轻地吻着我乾燥的裂唇,连她嘴边沾染着的精液也一起给 送到我唇上。我虽然想吐,却也不敢说些什麽,谁叫那是自己的淫秽 液物呢? 隔天一早,我张开眼睛,苗苗姐姐已经不在床边,竟不知她是何时离 开的。当我看到她时,她就有如同往常一般,亲切可蔼,没有一点异 样,几乎昨晚的事并未曾发生过。我看她如此,也就不便开口提起。 然而,从那夜之後,苗苗姐姐一到深夜的时刻,就一定会在我枕头旁 边出现,并微笑着…